当前位置:首页阅读生活四价宫颈癌疫苗适合人群 防宫颈癌疫苗副作用

四价宫颈癌疫苗适合人群 防宫颈癌疫苗副作用

admin
admin 原创
2020-06-29 趣生活,乐生活!

癌症是现在医学上的难题,每年都有许多人因为患上癌症而死亡,因而给自己打癌症疫苗是一种对自己的负责。宫颈癌是女性亟需注意的一种癌症,但不要担心,已经有研发的疫苗了,而且我国国内陆续也可以接种了。

上周,沉寂了数周的COVID-19疫苗话题突然被引爆。

起点是周一,科兴生物公布其由旗下科兴中维研制的COVID-19灭活疫苗 “克尔来福” Ⅰ/Ⅱ 期临床研究揭盲,初步结果显示:疫苗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 0天和14天各接种1剂,第28天的中和抗体阳转率超过 90%。

周二,好消息再次传来!国药集团武汉生物的COVID-19灭活疫苗 Ⅰ/Ⅱ 期临床研究也在北京、河南两地同步揭盲,结果毫无意外:安全性好,无一例严重不良反应;不同程序、不同剂量接种后,疫苗组均产生高滴度抗体,0天和28 天各接种1剂后,中和抗体阳转率达 100%。

6月19日,央视新闻台用2分18秒报道了我国COVID-19疫苗研发的最新进展(http://t.cn/A6LXBJyv),提到我国已有4个灭活疫苗和1个腺病毒载体疫苗开展临床试验,占全球开展临床试验疫苗的四成,央视还采访了联防联控机制疫苗专班的专家组副组长王军志和工作组组长郑忠伟。

这个视频中,透露出两个重大消息,对于判断今后COVID-19疫苗动向非常重要,值得大家研究:

第一个消息:近期其他技术路线疫苗也有望相继开展临床试验。我国一开始宣布的5条疫苗技术路线到现在也没有变过,分别是灭活疫苗、转基因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和核酸疫苗。

目前,4个灭活疫苗和1个腺病毒载体疫苗已经开展临床试验,那么下一条技术路线花落谁家呢?能猜到么?

我从2月13日开始写COVID-19疫苗科普,算上今天这篇已有18篇。在首篇《看这篇就够了:新冠疫苗争霸赛,谁领先?》里,我将全球当时公布的COVID-19疫苗分为4种技术路线:DNA疫苗、mRNA疫苗、病毒载体疫苗和传统疫苗(又分为灭活疫苗和转基因组分疫苗),并逐一做了介绍和成功时间节点预估。官方提出前述5条技术路线的日期是2月21日,比我晚了1周。

官方技术路线与我的技术路线在分类理念略有不同,但没有实质性不同。官方的核酸疫苗,对应我的DNA疫苗和mRNA疫苗;我的病毒载体疫苗,对应官方的腺病毒载体疫苗、流感病毒载体疫苗;我的传统疫苗,对应官方的灭活疫苗和转基因蛋白疫苗。我在4月7日的《深度解码:一文读懂2019冠病疫苗5大研发路线及成功可能性》再次对官方技术路线进行了详解。

我当时最看好的是转基因蛋白疫苗。因为这种工艺较先进,同时已有30年的成功经验,乙肝疫苗、宫颈癌疫苗、戊肝疫苗都用这种技术研发。不过,实际走得最快的是腺病毒载体疫苗,其次是灭活疫苗,这有点出乎我的预料。

腺病毒载体疫苗代表次最先进的路线(最先进的是核酸疫苗),灭活疫苗代表传统路线,我分析认为这是想实现双保险。次最先进路线打头阵,面子上不输给最先进的美国mRNA疫苗,万一失败了,还可以用最稳妥的传统路线保底。一口气连上了4个灭活疫苗,也意味着在产能上实现保障。

转基因蛋白疫苗没能进入人体临床试验第一梯队的原因,我原以为是双保险路线的5个疫苗在上人体临床试验,所以给其他疫苗的临床试验资源就不太够了。最近从一名冠状病毒和疫苗研究人员(微博网友@为格命思奔 )处了解到,还是存在技术难题:COVID-19蛋白疫苗没进展主要是病毒全长S蛋白极不稳定,表达量比所有已知的冠状病毒都低:质量难保证,量产也成问题。

现在看来,转基因蛋白疫苗的技术难题应该是被攻克了,因为就在昨天中午,我国第一个转基因蛋白COVID-19疫苗获准开展临床试验了。

实际上,6月20日网上就有一个COVID-19疫苗临床试验健康志愿者预登记表,报名时间为6月20日至8月1日,活动地址为重庆站,但登记表上没有透露疫苗的技术路线和研发企业。结合重庆智飞的上述公告和试验的开展地点,陶医生认为这大概率是重庆智飞的重组S蛋白疫苗在招募临床试验志愿者。

陶医生其实很想参加这个临床试验,但一是没法在重庆逗留配合访视,二是体重指数30超标了。我呼吁,符合条件的重庆网友积极参与,助力中国疫苗早日成功。识别上图中的小程序二维码后,就可以访问报名页面,仔细阅读5条基本要求,符合条件者点击【立即报名】就可以完成预登记,之后就等通知吧。

另外,请注意新闻中的说法是【近期其他技术路线疫苗也有望相继开展临床试验】,【相继】两字非常关键。这意味着,除了重组蛋白疫苗路线,核酸疫苗和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很快也要开始临床试验了。到底谁会更快些呢?陶医生预测mRNA疫苗会领先。

第二个消息:可以依法特事特办。

联防联控机制疫苗专班工作组组长郑忠伟明示,根据《疫苗管理法》第20条之规定,出现特别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在充分论证和知情同意的前提下,可以启动疫苗的紧急使用。

疫苗管理法第20条如下:

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急需的疫苗或者国务院卫生健康主管部门认定急需的其他疫苗,经评估获益大于风险的,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可以附条件批准疫苗注册申请。

出现特别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或者其他严重威胁公众健康的紧急事件,国务院卫生健康主管部门根据传染病预防、控制需要提出紧急使用疫苗的建议,经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组织论证同意后可以在一定范围和期限内紧急使用。

也就是说,依法可以:第一,附条件特批COVID-19疫苗上市使用;第二,在还没有COVID-19疫苗上市的情况下,特批一定范围和期限内紧急使用,以保护暴露风险高的群体。

实际上,上述第二点已经用于实践,但官方一直没有明示,导致陶医生吃了一次哑巴亏。

事情是这样的:6月10日,我在公众号发表《COVID-19疫苗呼之欲出,你敢接种么?请表态》,其中提到有一张网上流传的通知,内容为建议央企驻外工作人员在自愿的情况下,应急接种国药集团的COVID-19灭活疫苗。这不就是一定范围内的紧急使用么?

然而,我发在公众号上的这篇文章被删除了,可能的原因不是我传谣了,而是我使用了未经官方授权发布的那个通知截屏。我又在新浪微博重发此文(http://t.cn/A6Lcshyr),为了避免再被删除,没再敢引用那个通知截屏。

有意思的是,环球时报6月11日的报导证实了通知的真实性。原来,环球时报记者也看到了那个流传的通知,特来采访我,又去向两家有海外业务的大型国企求证此事,结果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听说部分有出国需要的央企人员已注射疫苗。

唉,陶医生命苦!上次陈薇院士团队也是在临床试验开始前接种了自己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但官方没有明示这一壮举,我写的《中国新冠疫苗上人体试验了?陈薇院士首个接种?》在公众号还是被删了,重发的新浪微博文章倒是还健在(http://t.cn/A67jQ140)。言归正传。两次文章被删,并不是因为陶医生造谣,而是因为我知道得太多了,知道得太早了。由此可见我国低调的做事风格: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说,你懂的。

所以,如果哪一天我国突然宣布某COVID-19疫苗上市了,或是宣布开始量产了,或是开始给特定人群大规模接种了,都不要觉得太意外,其实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计划的一部分。

关于抗宫颈癌疫苗的相关信息就讲解到这里,希望你喜欢。

为你推荐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返回顶部